后来辛雅丽就跟张舒红离婚了,主要是张舒红十分多疑

简介: 后来辛雅丽就跟张舒红离婚了,主要是张舒红十分多疑,总怀疑辛雅丽在外面和其他男人有染,再加上辛雅丽确实是和自己的大哥发生过关系,所以他认为辛雅丽「不干净」。

十年来,吉林人提起他的名字就会感到恐惧与厌恶。

逃过一劫的前妻辛雅丽一直怀疑她的前夫想要杀死她,她曾经好几次在下班后发现前夫鬼祟跟在不远处、目露凶光。

辛雅丽知道前夫的秉性是锱铢必较、睚眦必报的,是个心理扭曲、报复心极强的人,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要在枕头底下放刀和剪子,以防不测。

不仅如此,辛雅丽还怀疑前夫杀死了他们的女儿。

这期间,她甚至还报过警,没收了她前夫手里的一把体育比赛时候用的「发令枪」,最终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她前夫是要害死她,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实际上她的猜疑没错,甚至远超想象:看似瘦小无能、身体残疾、身高只有 1 米 6 的前夫干出了一系列丧尽天良、人神共愤的事情,不但杀人毁尸灭迹,还筹划出各种阴谋,辛雅丽多亏有闺蜜陪伴,又搬了家,算是逃过一劫。

当初他们俩是和平分手的,离婚的原因很「特殊」,想起这段事儿辛雅丽就觉得难以启齿又后悔不已。

她和前夫所生的闺女其实是大伯子的种,这事儿除了家里人,外人都不知道。

起因是婚后她发现自己一直没能怀孕,直到有一天无意中发现了丈夫的医学报告,上面显示丈夫的精子质量有问题。

辛雅丽没想到,丈夫竟然为了能有个孩子,说服了他大哥,也就是辛雅丽的大伯子来家里「借精生子」,刚开始辛雅丽死活不答应,但是听大伯子的劝说后,还是同意了。

辛雅丽的前夫叫张舒红,因严重的小儿麻痹导致下肢残疾,走路都要拄拐。

张舒红的兄弟姐妹共 5 个,过的都比他好,甚至还有远在美国、加拿大的。

大伯子说张舒红太可怜了,没文化、没赚钱的能力,好不容易结婚了,却连后代都不能有,就满足他当父亲的愿望吧。

就这样,辛雅丽心软了,他们有了个可爱的女儿,张爽。

张爽出生后,一家三口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,张舒红非常喜爱女儿,有一次一下子给张爽买了 6 双皮鞋。

但随着孩子长大懂事儿,显露出来的是对张舒红的疏远,不知是什么原因,甚至都不让张舒红抱一下。

张爽在校外学舞蹈,宁可小跑去学校也愿不坐张舒红的电动车。

后来辛雅丽就跟张舒红离婚了,主要是张舒红十分多疑,总怀疑辛雅丽在外面和其他男人有染,再加上辛雅丽确实是和自己的大哥发生过关系,所以他认为辛雅丽「不干净」。

离婚后,张爽判给了妈妈,但是辛雅丽没有足够的能力抚养孩子,只能跑去找张舒红要抚养费,张舒红没有钱,平时靠父母的接济生活,辛雅丽只得带着孩子找孩子真正意义上的「父亲」,她大伯子要钱。

拮据的日子过了不久,张舒红表示想抚养女儿。

辛雅丽考虑到当时张舒红条件还可以,跟着有退休工资的父母一起生活,最终同意将张爽交给张舒红抚养。

那天舞蹈学校的老师说张爽没来上课,辛雅丽和家人找到张舒红,但张舒红却说已经把孩子回辛雅丽那了。

随后,辛雅丽及家人四处寻找并报警,却一直没有女儿的消息。

张舒红有个邻居无意中透露过:见过张爽,好像是被张舒红的亲戚给带到美国去了。

辛雅丽这才安心一些,认为孩子是被张舒红偷偷送去美国为避人耳目了。

她不知道的是,这个邻居是张舒红的「托儿」,那句话是骗她安心的。

有很多是文化水平低、没有社保的底层妇女,她们都是做保姆的,等着合适的雇主把自己挑走。

她们有的在跟人攀谈价格,有的在张望。

一名 50 岁左右,身材瘦小的男子和一名看起来 40 出头,身着浅蓝衣服的女人走了进来,他们环顾了一圈,走到了一名脸庞略黑的大姐面前。

原来,雇保姆的是兄妹俩,妹妹想找人照顾他单身残疾的哥哥。

当天她心里挺高兴的,没在劳务市场待几天就能找到活儿,要照顾的那名男的看起来挺老实的,还是个瘸子,不会有什么危险,况且这家人给的价格也足。

赵美蓉的家人联系不上她之后,也报了警。

结合之前的几起中年妇女失踪案,决定成立「8.17 专案组」,对进行。

通过大量走访了解到,失踪妇女的共同特点是:都是做保姆工作的中年女性,都曾经在东市劳务市场找过活儿。

大多数的保姆都是自行与雇主达成交易的,劳务市场内并没有任何的登记。

但是赵美蓉的女儿却回想起了一个重要信息:母亲在失踪前曾给她打过一个电话,电话里提到过,雇主家在延安街附近,房子要动迁了。

对方是个瘸子,人挺好的。

随即进行摸排与,据劳务市场的工作人员反映,确实是曾经见过一个带着女人的瘸子在市场里转悠过,因为那个人穿着短裤,小腿变形导致下肢皮包骨头,看起来挺瘆人的,所以印象比较深。

如果是正常的雇主找保姆,怎么会找好了带走一个,过几天又来又带人走?

进行了进一步走访后发现,家住昌邑区铁路住宅铁东南区 16 号楼,患有小儿麻痹的张舒红有重大嫌疑。

马上布控,却发现张舒红并没有在家,根据邻居们的描述,张舒红并不像一个会犯罪的人。

据说他信佛,每天在家烧香敬拜、从来不吃肉,对邻居们也都客客气气的,逢打招呼都是乐呵呵的。

这人手也巧,脑子也聪明,修理小家电什么的很擅长,谁家有物件坏了,他也乐意帮忙修。

但比较可疑的是,张舒红的父母去世后他就没有什么经济来源,吃上低保了,家里挺穷的,按说是请不起保姆的。

再就是他的老婆最近这几天一直没在家里住,听说是他二婚的媳妇,可能是回娘家了?

平时并没有看到什么保姆身份的人从他家进出,张舒红身上的疑点又增加了。

在辛雅丽的嘴里得知了她的怀疑,以及一件重要的事情:就在女儿张爽消失的那一年年初,张舒红为父母顾的小保姆高春梅也失踪了。

高春梅当时只有 18 岁,老家在船营区的五里桥村。


以上是文章"

后来辛雅丽就跟张舒红离婚了,主要是张舒红十分多疑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酷闪游戏网的其它文章